一腔孤勇.

南柯一夢。

懸於袖口的月球。

這是一場較量,我來我往的兩敗俱傷。

或許我們都在等一束光來照亮那銀裝素裹的世界。

君子欲人同其好。

一个深夜扛枪的男人,定有他的荣耀与落寞。

靠在椅子上,几日疲惫席卷而来,不自觉睡去,虽有微风轻拂,却也在大汗淋漓中挣扎着醒来,手机的音乐还在咿咿呀呀,四下依旧无人。 ​​​

愿做独行赴渊之士。

重回那些旧时光里,曾一同在这些景致里来来往往的人儿,早已天各一方。景更替,人无踪,可能唯有那一口肉串还是旧时味吧。 ​​​

饱餐者。

風里來,雨裡去。

渡我入夢。

討生活不分晝夜。

這不過是夢一場。

活著。

"生死有命,富貴在天。"

入無解之境,順其自然方為上策。(10P)

累了並不丟人,人總會累的。

明心见性。

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”

今日那束光,已不是那时光。

电脑屏幕熄灭的瞬间,仿佛从另一个世界被抽离,犹如霎那梦醒,才惊觉还有孤灯一盏,四下无人寂静无声。(摄於@后城往事 LEICA ME)


去过去,来未来。(摄於醉蟹酒馆 S8+)

生活各有不易,愿我們皆能酣然入夢。(攝于打烊后的後城街)

这就是你我生活着的城,雨后竟有种说不上来的干净,甚至温润。而你我,就是要困在这样的生命里动弹不得。(摄於清源山顶)

“爱与痛苦与工作现在都该安眠了。”愿你我都能安睡。晚安。(摄於中山公园)

“我顶着大太阳,只想为你撑伞;气球在我手上,我牵着你瞎逛。”(摄於鼓浪屿 LEICA ME)


“宁静寡欲从来不是一种天生自然的心境,它其实是一种胶着的状态,一场欲念与理智相持不下的斗法。 ”(摄於厦大 LEICA ME)

愿你不再不经意间眉头紧蹙,愿有人抚平你眉宇间的忧伤。(摄於鼓浪屿 LEICA ME)

在个体独立的今天去遇到另一个自己那会是多大的确幸。有时候我不太理解女人间闺蜜情的亲昵,这就像女人不理解男人间的难兄难弟一样吧。无论是哪者都是确幸的。(摄於鼓浪屿 LEICA ME)  

1 2 3 4 5
© 寒Sir | Powered by LOFTER